地獄是其他人

地獄是其他人
張元伯脫下醫生袍走進候診室,看到精神奕奕的小狗躲在病人資訊的架子下,牠眼神惶恐,搖著尾巴監視人群,女子正蹲在地上努力向躲在架子下的小狗說話。
張元伯走近,低聲向女子說:「我現在進去雜物房,看看有沒有小號碼的病人約束衣,再試把這狗綁住,帶牠進手術房好嗎?」
女子站起來,厭煩地大聲向他說:「不用啦,老公,你們這地方真不濟事,連一頭小畜牲也拉不住,我帶波波回宿舍去啦。」
受命圍捕犬隻的急診室員工們這時才恍然大悟,跟母狗一起的女子原來是他們二老板的新太太。
李小龍醫生畢業於港大醫學院,行醫廿餘年,曾於醫管局轄下之明愛醫院外科及急症科擔任高級醫官,從一九九四年的石硤尾匯豐銀行大火至二零零三年的SARS肆虐,他一直站在前線為市民服務,看盡生離死別之景況,慨嘆生命無常。李醫生亦為熱血愛國人士,曾於一九九八年隨「保釣號」漁船到釣魚台島宣示中國主權。本書以小說形式敘述其行醫之所見所聞,祈與讀者分享,並讓社會各界人士明白在這令人景慕的專業裏也有其陰暗的一面。
第一章 懶惰

第二章 淫慾

第三章 驕傲

第四章 貪婪

第五章 作怒

第六章 暴食

第七章 妒忌

第八章 離棄

醫學名詞索引
「看見該下刀的瘡,有智慧的醫生不會咕噥著滿嘴的咒文。」人體上不幸長了瘡,打個比喻,就像附在醫療體制內的某些醫生,需要剖驗,這書便成了手術刀。

關於醫生之間,蕭伯納曾經發出這樣的慨嘆:「每個醫生為免違反職業上規矩的約定,寧可容許同業毀掉整個鄉間,也不會把他們抖出來。」我卻不以為然,我正好是操手術刀的人。

本書所敘,全係我近年行醫時耳聞目睹之事,難免予人「僅成孤憤之書」的感覺,但因在記錄上作了時空地域上的轉移,自然屬「東拼」。指名道姓批評同業有違醫學會關於操守的指引,書中角色只好從古書中巧借名字,便成了「西湊」,像第二章內的腫瘤科主管王弼,他的名字正是來自《子不語》續卷三。我從香港大學醫學院畢業,當然是「南醫」。以前在醫院外科和急診任職時,俱用英文撰寫學術研究文章,現在既以中文著述小說,撰文時便參考了漢語詞典和普通話口語詞典各種書籍,希望多用漢語,讓中國大陸和台灣讀者能看懂本書,能盡點「北學」的努力。

至於書中章節所圍繞的七宗原罪,來自羅馬教宗聖格列高里一世,經但丁在《神曲》地獄篇中覆述,是一千五百年來人們所傳頌敬奉的規條,跟梵蒂岡最近更新的版本有點不同。

書中主角胡亂引用《聖經》的句子來掩蓋他的惡行,讓他本人感覺良好,像身處天堂一樣地生活,至於其他人是否如生活在地獄裏,他自然一概不理。這一類人並不代表我敬愛的基督徒,本書也沒有針對任何教徒的意思。

可惜公營醫療系統居然縱容張元伯和史文業這些敗類左右逢源,這情況比醫生之間的互相包庇更不堪,它既不能提供理性的醫療,更遑論維持基本保健服務。倘若它憑藉被給予的權力,當了危險的僕人之後,極可能進而變成可怕的主人。本書出版,正值醫療事故湧現、融資議論紛陳之際,希望能讓大家閱後細思參考吧。

關鍵字詞: 公營醫療系統|醫生

讀者書評

請登入給你的書籍評分

登入
你的評分:  


(字數上限: )
香港閱讀城專頁 慢慢讀